相关文章

全芳烘焙被迫将告别厦门 同行称不敢再盲目扩张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xmlyjj.com/

全芳烘焙被迫将告别厦门 同行称不敢再盲目扩张

三年前,全芳掌门人黄永安从泉州“杀”到厦门,豪气十足地宣布:我要拿下这个市场!而三年后,他却无奈地品尝到了酸涩的果实:因经营情况不好,全芳烘焙在厦全部门店即将关闭。而全芳烘焙也给同行敲响了警钟:千万不要盲目扩张。

“被迫”关店的无奈

昨天,黄永安接受记者采访时称,未来一两个月内,全芳烘焙的门店和专柜将全部关闭。据悉,全芳关店策略只针对厦门市场,其重点市场在泉州,目前已有80多个门店。

“其实全芳烘焙销售点全部关闭是被迫的无奈选择。”黄永安告诉记者,全芳在厦门经营三年,但压力越来越多。“一个地段较好的店,一个月店租就要6万元,店员多的,人工工资就要1万多元,平均下来,一天的成本就要2500多元,但销售业绩一直跟不上去,一些门店已经出现亏损。”据悉,从去年起,全芳烘焙就开始关闭一些小店,并收回加盟店。

据介绍,全芳烘焙所有门店关闭后,黄永安将花重金打造该公司旗下的另一个品牌———安第仕创意烘焙餐厅。目前,安第仕在厦门已有6家店。而消费者手中的全芳面包券、卡等,也可在安第仕烘焙餐厅使用。

加盟商“半途而退”

一个曾加盟全芳烘焙的商家罗先生告诉记者,当时他曾加盟全芳烘焙,在岛内某个路段开了一家店,十几平方米的面积,但经营得却很辛苦。

“按照规定,当时我们从公司拿到的折扣一般是6.3折到6.5折,如果按照全价销售,那么中间的差价就是3.5折。不过,由于店内会送一些8.8折卡或者9折卡,所以,算下来,最后拿到的差价可能就只有2.5折左右了。”罗先生告诉记者,当时,他经营了9个多月,刚开始时,一天能做到6000多元,但到后来,一天只能做到2000元。这样下来,一个月只能做到60000元,按照2.5折算,毛利只有15000元。

“但是经营一家店的成本越来越高,后来就渐渐吃不消了。”罗先生说,一家店3个员工,每人每月工资2200元,三个就是6600元,店租一个月9000元,水电费一个月1200元,这样一来,成本支出就要16800元了。在扣除毛利,那每月要亏1800多元。

同行不敢盲目扩张了

全芳烘焙无奈转型背后,折射出了当前厦门烘焙业的现状。据福建省烘焙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、厦门市烘焙与咖啡协会秘书长陈炳泉介绍,厦门岛面积小,但烘焙业却异常红火,除了黄则和、向阳坊等“老面孔”,近年来又挤进了全芳,85度C等,且每家店都号称要做厦门市场新“老大”,扩张速度飞快,导致市场迅速饱和。

据称,目前厦门的烘焙店密集数可能为全国第一,至今已有一两千家店,上百个品牌。但烘焙业看似红火的背后,实际却是危机四伏。“品牌间的客户竞争自然十分激烈,但原材料上涨、人工成本、店租等原因也是几座‘大山’,直把企业压得喘不过气来。”厦门某老牌烘焙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现在各大烘焙企业同质化很严重,利润更是直线下滑,相比前几年,有的甚至下滑了50%以上,个别经营不好的门店只好关闭,这在业界已是正常现象。”

记者了解到,全芳烘焙的黯然退场,也给我市不少烘焙企业带来了压力,但同时也让他们更清醒。某台湾新兴烘焙连锁企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该品牌刚来厦门时,宣称两三年内要增开五六十家连锁店,但现在根本不敢这么快扩张了,只能很谨慎地开店。(记者 叶子申)

相关新闻

本报昨日刊登的《全芳烘焙或退出厦门》,引起市民广泛关注,昨天,不少持卡顾客纷纷前往全芳仍在营业的门店“扫货”。全芳方面仍异常沉默,记者多方联系全芳厦门公司及泉州总部,相关负责人都打起了太极,仍未就关店事宜给出任何实质性答复。

门店遭顾客“扫货”

昨天上午,记者在镇海路全芳门店看到,店内许多货架上的糕点都已被抢购一空,但仍不时有顾客进入店内“拣货”。“来得太迟,糕点都没剩多少了,只好买了一大堆饮料。”一名女顾客一面“搜罗”,一面还计算着价格,确保能把卡里剩下的几十元余额用干净。

思北店也遭遇和镇海店同样的情况,多个货架昨天上午便空空如也,店门口还贴着店面转让的告示。明发和文化艺术中心店相对平静,记者昨天上午走访时,货品仍较为齐全。各家的店员都表示,虽然知道近日可能要撤店,但并未接到公司下达的任何通知。

“正式回应”被延后

外界闹得沸沸扬扬,处于事件中心的全芳公司,昨天却仍然保持缄默。记者昨天上午致电全芳厦门公司负责人吴总,他表示已将一切信息发布委托给一家传媒公司,他不做任何表态。记者询问传媒公司名称及联系方式,他只说会将记者的电话报给对方,让他们与记者联系。但记者直到昨天晚上,仍未接到这家传媒公司的电话,而吴总昨天下午也一直没有接听记者的电话。

昨天下午,记者又致电全芳泉州总部,经工作人员协调联系上了一名林主任。林主任起先表示一切事宜要与吴总联系,后经记者催问,简短回复称一定会妥善解决消费者充值卡的问题。至于公司方面前天就承诺的“正式回应”,他表示尚未“统一口径”,“明天一定会和你们媒体联系。”

观察

“全芳模式”影响犹在

对于全芳退出厦门市场,一些同行业者其实也颇感惋惜。“全芳虽然在市场经营上没能成功,但作为最早入驻厦门的外地大型烘焙品牌之一,他们在推动厦门烘焙业态多样化上所起到的作用,值得肯定。”一名厦门烘焙业者昨天向记者表示。

“复合型”烘焙模式是趋势

2009年从泉州老家进军厦门时,全芳一度给厦门烘焙业格局带来不小的震动。此前,厦门烘焙业基本由向阳坊、安德鲁森、澳联西饼等本土品牌占据主导,经营上也多采取传统的由中央工厂向门店配送的模式。而全芳一在厦门落地,便大胆地带来了具有革新意义的前卫经营模式:在门店直接设制作间,现做现卖,确保新鲜;店面不再是单一的柜台零售,也设桌椅供客人现点现吃;除了糕点,还开创出自己的茶饮品牌,将糕点和茶饮二合一。

这种“复合型”烘焙经营模式,眼下已被证明是烘焙业的发展趋势。2010年进入厦门的台湾烘焙品牌85℃,以及2011年从福州入驻厦门的超雅,都完全或部分地具有这些特征。

不过这种新模式在厦门的推广,仍然面临一些掣肘,这也是造成全芳当前境况的原因。原材料方面,受全球小麦减产,价格波动较大的影响,这几年烘焙业整体在原材料成本的控制上,普遍遭遇难度。而人工和店租成本的大幅上扬,也让对店面人员配备和经营面积要求都更高的“复合型”烘焙模式,面临很大的压力。

传统烘焙品牌寻求改良

对本土传统烘焙品牌来说,全芳、85℃和超雅这些外来品牌以及他们所带来的新模式,既是挑战,同时也意味着新的发展契机。事实上,在外来品牌大举进入厦门之前,一些本土烘焙品牌也已经开始进行小范围的“复合型”模式尝试。向阳坊就从2007年开始,将制作间搬进了部分门店,采取现场制作的经营模式。虽然目前他们这样的门店在全厦门只有9间,但向阳坊相关负责人表示,这一定是他们接下去的发展方向。

而正是全芳等外来品牌在2009年之后的陆续进驻,让厦门本土烘焙品牌愈发有了紧迫感,也刺激了他们对自身经营模式的改良。“传统烘焙业的利润点,更多的是依赖于早年的土地优惠政策,以及廉价的人工成本。现在这些优势都不复存在,这其实是厦门商业环境日益成熟的必然结果。因此烘焙业也应当顺应这个形势,从理念创新、技术研发和内部管理上着手,打造更具有现代化企业特质的营利模式。”一名烘焙品牌业者这样表示。